盛秋,与你团圆

      盛秋,曙色初露,一抹浅淡的绿意,在窗台前悄悄展露……
      一簇带着种子的新芽落在手心,我许了个愿望,将它栽种在Carrie遗留的糖果色的小花盆里,静静地做了一个梦。泥土里贮藏已久的盼望,错过了春天的生机盎然,幻化成无数斑斑点点游离浮动的光点,殷殷地翘首祈福着,期待美丽的云彩俏立片片嫩叶,期待硕果累累缀满枝头。秋季的柔美,纤细的枝叶和脉络在花盆里蔓延,抓一把清新、沁人心扉的芳香,将春天永远收藏,带领我们进入一个童话般的世界,空气里到处盛开着神奇的绿茵……
      Carrie曾经的书桌长着漫漫的野花野草,细致的绿色如灵魂般一个个驻扎在你内心,顽强而自足,而真诚的你倾注了所有的爱心和耐性。这是一颗何等固执又单纯的心啊!
      记忆如光影般互相重叠起来。我们窗外的世界,是一个草叶拂动和虫鸣喧嚣的盛宴。这季春天宛如一位自信、简单的女子姗姗走过青绿的田间,穿过一栅栏细细长长的葡萄藤架,翻涌不息的叶浪伴着漫飞的衣裙,沙沙沙沙,高一声,低一声。在每个角落都存在绿色小精灵,每个小绿点都有自己的命运清单与他们归属的方向,只要找对了泥土的湿度和阳光的温度,就会奋不顾身地向上冲破土壤,挣扎着最动人、神秘的生命。于是你有了自己的执着和坚持,有了一种不同的温热与感动,无法形容计量的生活积累;于是你不断在生活中去观察与发掘,去整理与判断,渐渐获得生命里种种不同的层次和不同的面貌。阳光能予人光亮,予人温暖,予人赖以生存的能量……Carrie沐浴着最最最温和的阳光,在草木间长出最美的枝条。
      feina和慧慧在某处停留,向某片叶子或某截花藤诉说我们种种无端的挂念,路间树影斑驳,清新迷人,盛秋吹来萧瑟的风让旧叶凋零,让新芽盛放生机。
      凝望桌上色彩斑斓的盆儿,一棵棵绿意悠悠的小植物,内心充满了许许多多小小的惊喜与感动。每一个清晨都会出现一种无法预料的美丽,摇曳出一圈圈璀璨的光晕。慵懒散漫的周末,用一份惬意的心情,我们在暖暖的阳光下听风,听音乐,听小生命茁壮成长抽出枝芽的细细碎碎的声音……
      我们依然很快乐,永远的美丽,永远的希望,永远的信心。目睹这小小的生命存在与延续的唯一意义,由Carrie一点点欢快地演绎着。
      Dear Carrie,你能了解我们此刻的快乐吗?友谊在片刻欢聚之后只留下祝福与离别;万物在瑟瑟秋季之后只剩下干枯与凋零。人散尽,屋内却仍余下生命蓬勃发芽时轻柔的声音……生命不会停歇,正如你一如既往的可爱和单纯也从不会消逝。
      我和慧慧,一同在盛秋里,与你团圆,共聚盛宴,相约在我们的森林舞会。

 

廣告

九月寄语

       2011年,9月,初秋。
       山林中,拂面而来的晚风浸透着湿润沁凉的芳香,如此幽幽的风轻云淡多了一份肌肤的萧条与内心的落寞。
       从懂得“爱恋”的时光开始,我便在一季雨润烟浓的陶醉的9月,静待那情窦初开的恋人。
       从远在天边的彼岸寄来只是一纸思念,心海里闪划过的是一张模糊的面庞,一如那强壮高大的背影曾经紧紧盘踞在我心。南半球有一个自由的灵魂,他却在北半球上了一把牢固的枷锁,维系着一段冷酷而遥远的距离。初恋——这世间最美好、最脆弱的幸福,偏执地匆匆降下帷幕。于是所有情愫沉淀在心底,封锁。有关于他的信息,一位心切的母亲向我娓娓道来,一夜之间,轰然炸开了紧锁的心扉。
       初恋的感觉,慌乱地省察着内心深处的思念,省察那不断重新挣扎着奔向年少时的恋爱。我如何诉说这十年间种种无端的落空?心中有着贮藏已久的盼望和祝福。霎时被相传告知的让人隐隐作痛的讯息所击破。
       9月,一个祈盼的诞辰酝酿着一种未能完全预知的悸动。
       我不愿扭转我们之间曲折变幻的命运,让我目送你逐渐远去;
       我不愿窥视你简单而美丽的幸福,让一切都结束在依然不变的仰望;
       我不愿你怅然回顾,请你一定要追随我的想象和祷告,一直幸福下去……

 


盛夏里的那一片缅栀子

      在风和日丽的午后,feina挽住慧慧,漫步在OCT生态广场上,遥望远处几棵小乔木,深绿色间点缀着星星点点的清淡的花儿。feina俏皮地又故意问慧慧,它的名字。慧慧每次都耐心地回答:它叫鸡蛋花。
      在柬埔寨旅行的时候,此简单而优雅的花朵已无数次吸引了我们欣赏的目光。当缅栀子刚刚抽出洁白而美丽的花瓣,开满一树,每次,慧慧和feina总情不自禁地经过这棵花开的树下,它的清新,它的平易近人,让我们驻足,屏息于生命的美丽和世事的变化无常。我们或仰望头上那朵朵洁净而温润的花苞,或伸手轻轻触摸,或忍住心中的疼痛采撷几朵。那时,施总、Kevin、孟亮、华亮、关煜和Ruby,与我们同行。
      同行的伙伴,各怀绝技,各有梦想。在同一片蓝天下我们追逐各自憧憬的生活,仿若缅栀子花瓣聚集着同一个圆心绽开,长出聚伞花序,如此简单的排列组合,恍如我们简单的日子,和我们简单的牵手、握手、合作。
      我想念我们之间的真诚与友善,我们都有一颗热忱、宽谅、喜悦的心,正如缅栀子金黄色的瓣心,往外渐淡,变纯白,是一脸无邪善意的笑。我永远赞同席慕容的一句话:一朵孤芳自赏的花只是美丽,而一片互相依偎着怒放的锦绣才是灿烂绚丽。
      雨季的到来,将花朵片片溅洒落于草坪上,厚实圆润的花瓣静静谧谧安躺在绿茵和露珠上,深深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亭亭玉立着清晰的蔓落,依旧散发清香优雅的气质。
      在一个离别的午后,feina无助地、哀伤地望着慧慧,眼神里流露着忐忑与不安。慧慧信心满满地拉起feina的双手,露出她一贯干净美丽迷人的笑容:“不怕不怕,在这里,我们至少有彼此。你还有我,我还有你。”这句话像一簇簇孕育着希望的缅栀子在feina心里盛放,拾掇起丝丝的温暖,雨过天晴的时候,失去光芒的世界重生广袤的景象,缅栀子在繁茂的绿树上漫漫蔓延出去……安逸、淡雅,无尽的缅栀子花儿,它给了些许我们笃信美好的勇气。
      慧慧给予feina的力量,仿佛缅栀子花语间执着的一种深意;
      慧慧与feina之间,就如我们与缅栀子那般,没有距离的亲近。

 


支教体会

。。。。


天堂里的大榕樹

 —— 僅此以紀念我敬愛的外婆

 

【福地·東嶺】

      有一个古老、久远的村落,它的名字叫“东岭·竹篮”:阳光、山峦、芒果林、稻田、菜地、池塘、古井……山脚下铅灰色的村庄用生命描绘出那不朽的岁月,广阔的绿荫遮蔽大地,摇曳着赏心悦目的青翠。
      瓦屋前,一颗苍老蓊郁的大榕树矗立在竹林边,枝叶繁茂,浓荫覆地,形成天穹,在村口静默地凝望和守护着每一个上山下山劳苦而淳朴的村民。
      古榕高大魁梧的躯干,布满灰褐色点点铁锭的色泽,粗实又坚硬,苔藓斑斑驳驳,树皮脱落无痕,宛如一段时光的掌纹;亘古的树根节节相缠,腐朽曼寿,默默守住了生命的永恒;卷曲飘拂的长须,蜿蜿蜒蜒伸入礁岩缝隙,互相牵携,似叙变迁的沧桑岁月;枝叶四季常青,姿态优美,生机勃勃,怒放的生命稠稠密密地伸向蓝天,点点墨绿在交错的树枝间跳跃,如跳跃着的绿色音符,在风中欢笑、嬉戏……唧唧喳喳的鸟鸣,鸣叫出凄凉的长年鸣声,汇成一片声音的海洋。古树下长长的石板条,繁草杂花齐生,充满了丝丝缕缕的诗意。习习的清风,淡淡的日子,搁浅在榕树叶隙漏下的清凉,抚过泥土,似烟炊般渺茫的香味。
     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7年的时光缓慢而温暖,榕树底下总看见苍老的她——一个寄托思念的影子,无声无息,亲爱的外婆,步履蹒跚,频频翘首张望期盼小孙女归家。小榕叶卷成的小小笛子,吹出了单调而纯朴的哨音,用充满夏季与乡野气息的声音呼唤着快乐,在苍茫的群山中翩飞凌乱;4片榕叶、2颗小榕果和1根榕枝手制的风车,在我的记忆里轻盈地转动着,水盈盈碧油油的叶片旋转着,旋转着……转动了一份隔世的缘,融化在清脆的鸟声中。
      古榕将一份份乡情、乡恋、乡思、乡愁装叠起,安然无恙,伴随着温馨的流光挂在树端,留下泛白曙光,回顾一望逝如斯。

 

【歸宿·古屋】

       残旧的木门“吱”一声地被推开。
       一种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,书柜上堆叠着一本本封尘的书:薄纸红边的《圣经》密密麻麻的繁体字印满一页又一页;黑色硬皮的《赞美诗》里的简谱配简体中文;儿时翻阅无数次的《新华字典》在某某两页用铅笔画圈的两个字“斐”“娜”……那股书香和楼板原木的味道柔柔地包裹住屋子的每个角落。
       上链的古钟“滴、滴、答、答”左右摇摆发出的厚重的声音,打破了萧条的寂静……
       病床上的外婆奄奄一息,瘦削的脸和突出的颧骨披着一张沧桑的皮,微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让人心疼。听见我进屋,皱纹调皮地爬上了眉梢,笑容在眼角晕开。她努力撑着柔弱的身子,伸出瘦小干瘪的手,我上前紧紧握住。那相互依偎的身躯之间,悄声呢喃着外婆心切的叮嘱……
       老屋屋顶整齐排着一列列瓦片,高窗透过生锈的栏杆撒进一束阳光,一颗颗一粒粒的灰尘在空气中漫游,时光静止了,在屋子里静谧地来回流动……仿佛天国之门开启后闪光的景象,成群的美丽天使掀动着洁白的翅膀的快乐极地。窗外深邃而幽远,清新而悠然的树叶,带着暖暖的清凉,涌动着,翻滚着,叶浪掀起了一层又一层。阳光穿透榕树的零星声,宁静的窗,不断被丝丝清凉充满。
       在外婆的迟暮之际,我的微笑带着泪痕,深切地凝望着慈眉善目的长年忍受病痛的她的脸。外婆有一颗宽容、仁爱、信德的心,和一颗敬仰上帝虔诚的心。岁月划过时间隧道,却在体肤留下无情的烙印。面容像饱经风霜的千年古榕一样变得枯槁,满满的皱纹深深地镌刻岁月的苍老,满满的华发浸透着人生的艰辛。望着十字架安详地挂在墙上,耶稣垂着头祥和的神情,为世人承受了所有痛彻的苦难,外婆绽开了一丛笑,浑浊却湿润,透着一份坦然淡定,正如从前的您微笑地读懂我的淘气,我的乖巧。
       我轻轻拥着外婆入睡,月亮探露出脑袋的瞬间,一片晚霞铺在了榕树上。风吹起落叶纷纷扰扰,诉说着古树那丝丝的和谐,夕阳原地寻觅,窗外天空抹去了最后一道霞光,暗黑色吞噬了整片天地,繁星隐约浮现在薄云中,夜的帷幕悄然拉开,皎洁如水的月华给大榕树披上一层透明的轻纱。
       屋里一盏盏烛光跳跃着昏黄如豆的光芒,外公含着泪静静站在床前深情地注视和守望着外婆,眼里渐渐蓄起的泪水,似乎会顷刻间冲毁坚强的极限,隐隐作痛,无助地呼吸着岁月冷峻、白首相知的悲恸……
       夏风清和,枝叶扶疏。我站在阳台上,用心灵与微笑的星星交流,仰望头上黑黝黝的榕树影子。在恬静的气氛中,古树越发显得古老、神秘,感激它默默守卫着整个乡寨,乃至我们的老屋,几百年,几十年。
       外公外婆陪我在这间老屋度过了最美好的时光。1985-1991年。我的童年、童真、童心、童趣,在此萌生。20年后,2011年。我的故乡、故居、故人、故事,在此风干。
       古屋,是我和外公外婆最美好的归宿,这种无以言明的亲切感,足以抵御一切的不安全感。   

 

【葬禮·墓園】

       2011年6月15日,天堂打开了大门迎接了一个重生的灵魂。外婆获得上帝赏赐和恩典,被带到了遥远的乐园,永享安息。
       牧师带领信徒祈祷、洗礼,告慰亡灵。白衣飘飘的天使洁净动听的童声唱着空灵的福音歌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赞声充满天堂,永远不止。同天使成一队,岂不是好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永远与主同住,永无尽期。在主光明中间,荣耀掌权!
       和声响彻天际,我们仿佛和外婆一起,慢慢靠近天堂——一个充满荣耀颂赞和喜乐的地方,流动着明艳的色彩和宁静的声音。听,有天使的指尖划过精致的竖琴时拨出的颤音,缠绵在云雾中。外婆可以在这里唱新诗静享安宁与清福,赞慕福地。
      “陸夫人谢氏女士在世追随神圣的上帝,谦卑接受主的训诲,有着敬虔的信仰心;在天堂必得赏赐戴金冕,平康安乐,同具神性,永世同在,永憩无疆……”静默听祷告,万籁悄然静寂:没有哭号、痛苦,没有死亡、恐惧。充满芬芳的泥土气息,淡泊宁谧的墓园弥漫着潮湿而温暖的轻雾,雾霭一层层开腾着漂浮着,安逸与恬淡;墓碑旁边开满浅淡的小花。外婆安躺于这天然屏障的领土上,带着亲人沉甸甸的爱,燃烧过的灰烬,埋葬在这圣洁的福地里。她完成了一生的轮回,回到了想念的地方,就是最美好的心愿,最欢欣的慰藉。“阿门……”
       天堂有多高?抬头仰望晴空,连绵不断的大榕树在不远处依旧生长着、茂盛着,恪守它庇护万物的职责。风起叶落,飞,旋转,用生命在舞蹈。叶落飘零,将黄绿蜷缩进乌黑的残泥,您能否看得见,我藏在叶尖,陪伴您长长的安眠?随着榕树沙沙的默默沉息,阴沉的苔藓用灰色的笔调叹息我们沉重的缅怀。阖目诚祈:愿您的遗体在无序与有序间纷飞了千年的皑皑细尘中安好栖息;您的灵魂在天堂受上帝之恩宠与荫庇,浓蔚的大榕树与您厮守到永远。
       无垠的天空,清风抚过田野的暖香,白云划过天空的痕迹,榕树片片碧玉在袅袅的风中幌动……我倏然看见,天堂深处有一片绿野……郁郁葱葱的树木,犹如鳞次栉比的守护天使;榕树的叶与您的手相触在云端,常沐恩光。那一幕,那一瞬,无限酸楚的令人潸然泪下的温暖和感恩充满了心田……瞻仰外婆沉睡不复苏醒的慈颜,我哭了。
       生命,在天堂里延续。

 

        


凤凰花落

       细雨迷蒙,绿暗红稀的时节。
       雨儿姗姗而来,步履轻轻,雨丝织网,城市已在雨幕中一片灵动:雨中的似黛峰峦,雨中的红砖房屋,雨中的墨绿树荫,若同在这短短瞬间,迷离的雨丝给这美丽的OCT编织了一个如烟的梦。
       沙沙,碎碎,朦朦,胧胧。
       风声在耳边絮聒,凤凰树长出了撩云逗雨的叶,开出了映月迷霞的花。雨线流淌,与婀娜红艳的凤凰花絮共舞,飘逸而洒脱。浅笑的痕迹,湿漉漉,静悄悄的青黛雾霭闪烁出的光束,多了诗的幻境……
       花开,花坠,花谢。
       蓦地,耳畔残忍地传来坠花的声音,撞击在篱笆边石砖上,散了一地芳华,和极尽绚灿后的落寞,那么坦然,那么宁静,将铺地染成一片绯色。情绪的激荡会消褪,色彩的喧哗会消隐。瞬坠的花蕊,不经意间拉扯着路人心痛的神经。也许,再让我看一看,听一听——那让自己真实的生命在世界上留下悠长的回声。
       花落,花枯,花萎。
       雨过天晴,满园明丽湿润。风过,点点水珠洒落下,一颗颗晶莹剔透,花儿依然是艳丽的容颜,努力地呼吸着芬芳。当一攒攒晃动摇曳欲坠的灵魂,静坐并安息在树枝上,内心无比幸福,等待风声,在这些抖动的姿态里重新焕发生命的活力,将生命演绎最后的完美——落花纷纷飘拂飞舞,连绵不断……思思零落成泥,听一听飘零的心音,余音未散。凤凰花收敛了它的花纹、图案,隐藏了它的粉黛、彩色,溢出了繁华的花丛间,停住了它飘飞的姿态,隐蔽了它美丽的枯槁与憔悴。
       花朵,用生命装点春天;夏天,却用雨滴凋残花朵。
       OCT人来人往的街头,洋洋洒洒,纠结着每个人的心,繁华落尽,参差连曲陌,浮生若梦,回归于平静。凤凰木洗尽铅华后的蜕变,如此生动……它英姿飒爽站在风中,宠辱不惊,看云卷云舒,看花开花落,自若泰然。一种诗意,一样怀念,一重思悟。
       清清的六月,礼赞,纪念,这超然与永恒。

 


鳳凰花开

       春末初夏。
       五月,深圳OCT,生态广场。
       春天,安闲明澈,怡然淡雅;夏天,欣荣张狂,喧腾任性……
       岁月无声春去无言夏来无语,“四季歌,将风景换来换去作证。” 那树,那草,那藤,那蔓,那叶,那花,沐浴在丽日和风下,追逐嬉戏。
       山风悠悠的燕晗山,漫山林木,树木崴茂,绿树碧竹,层林叠翠,绿意盈盈;野花野草幽香浮动,炎炎太阳的味道盈漫在清新的气息中;蝴蝶翩然,蛙鸣虫噪,天音地籁……
       春意渐褪的初夏,凤凰花一片片一浪浪,深红浅黄,开得这般热烈:自信不狂野的绽放姿态,鲜红如血的花瓣光芒四溅,隐隐约约在展示它的风骨神韵和雍容华贵,仿佛空中的烈焰熊火——一段段歌舞升平,光彩夺目,簌簌起舞在凤凰树梢上。
       密密,匝匝,束束,重重。
       火红的花蕾一簇簇一缕缕:有的蓓蕾婷立,含苞待放;有的欲开欲合,金蕊吐尽;有的喷红怒放,流光溢彩。鲜红色带黄晕,挺在高高的枝头上,欢快跳跃,尽情燃烧。
       层层,叠叠,蓊蓊,郁郁。
       幽蓝的天空,灿烂的阳光,徐徐的微风,碧绿的叶子与艳丽的花絮交替,无声地释放着美丽。花簇一丛丛,五月的阳光透过磊落的枝条星点筛下,影子在石子路上摇摇晃晃,斑斑驳驳。
       棽棽,娑娑,深深,浅浅。
       浅淡柔和的白云,如粉黛;嫣红浪漫的红花,如胭脂。用色彩去涂染,勾勒出深沉激动的美丽。风姿奇丽辉煌,瑰丽响彻晴空,宁静将妍丽揉碎,隐隐然充斥着这烂漫国度。
       婷婷,袅袅,纤纤,灼灼。
       陌生的容颜,低声的心语,躁动的呼吸……路过的人们纷纷以欢悦的目光投向树间,街上聒噪的吵闹喧嚣并没有拂拭去它的风华。这沉鱼落雁的红颜滋养了凤凰树绰约的风姿,枝丫间处处流淌着沁人的温馨。
       绯绯,霏霏,菲菲,靡靡。
       这灵动的丝丝脉脉给人许多许多关于这个季节的暗示。生命的萌生,到颂赞,如此真实而轻盈……它总带着浓郁的腼腆与清新的自信,朝朝暮暮;尽管年轮兜转,年年岁岁,准时繁盛。
       清清的五月,描绘、铭记,这良辰与美景。